【女如狼、我如羊】(第五章)媽媽幫我打飛機


【女如狼、我如羊】(第五章)媽媽幫我打飛機,89.32. 省下烟酒钱,急难免求人。 天生我材心有用。——李白

(第五章)媽媽幫我打飛機

  媽媽咳嗽一聲,正了正神色道:「好了,小童,你跟媽媽說說,菲菲為什麼

打你?她怎麼狠得下心,下這麼重的手呀!」

  這可叫我怎麼回答呢?我思量片刻,吞吞吐吐的道:「我……其實……菲菲

說不讓我跟別的女孩說話,我不同意,她就打我。」

  媽媽驚訝的道:「這……菲菲怎麼能這樣?這小姑娘我早就知道她挺任性,

卻沒想到她這麼霸道!不行,這事不能完,我得好好找她問問。」

  我急忙拉住媽媽的手道:「算了,媽媽,我以後也不想理她了,她應該也很

後悔,而且我現在也沒什麼事了,這事就算了吧!」

  看著媽媽那副氣咻咻、臉紅紅的可愛模樣,真是太好看了。

  我苦笑道:「媽,我餓了,想吃東西。」

  媽媽回過神:「噢!想吃什麼?媽媽這就出去給你買。」

  「隨便吧,什麼都行。」其實我最愛吃的,是媽媽做的菜。

  看著媽媽出去的身影,高跟鞋上一雙修長筆直的美腿,在薄薄的黑色絲襪襯

托下顯得極具誘惑;再往上看,黑色職業套裙裡包裹著一個挺翹、豐腴的臂部,

我真的不敢想像,裡面是多麼的美白、多麼的耀眼。想著想著,我又來了那種強

烈的慾望……呸呸呸!那可我最愛的媽媽啊!

  過了好一會兒,媽媽急匆匆的回來了,喘息著道:「醫生說你現在不能吃油

膩的東西,要吃點清淡的,媽媽給你買了竹筍香菇粥。」

  媽媽來到床邊坐下,關切的問道:「你現在感覺怎麼樣,身上還痛嗎?」

  雖然我身上還有些痛,但確實是好多了,身上也有了些力氣。我投以媽媽一

個微笑:「沒事,我好多了,你看,我都能坐起來了。」說著,雙手撐著床要慢

慢的起來,媽媽急忙喊道:「別!別!哎……你這孩子。」

  媽媽打開清香的竹筍香菇粥,掏了一勺,小嘴噘著慢慢的吹著,然後用嘴唇

抿了抿,滿意的「嗯」了一聲,再慢慢地遞到我嘴邊。

  看著媽媽這副細心的模樣,我的眼眶有些濕潤,張開嘴一口喝了下去,我已

經不知道那粥是什麼味道了。

  媽媽滿意的一笑,道:「看來你是真餓了,好喝嗎?來,接著喝,把這些都

喝完。」

  我細聲道:「只要媽媽餵我,什麼都好。媽媽你也吃點,你要不吃,我也不

吃了。」

  就這樣,我跟媽媽你一勺、我一勺的吃著,我感覺特溫馨、特幸福!

  吃完以後,醫生來詢問下我的情況,給我打了一針,我也感覺有些累了,就

慢慢地睡著了。

  當我醒來的時,病房內只開著昏黃的床頭燈,媽媽可能是實在太睏了,太累

了,半趴在床邊,好像是睡著了。

  我心中充滿了愧疚,爸爸走後,家中我是唯一的男人,一個家是要靠男女共

同支撐的,讓媽媽一個人承擔所有的負擔,還要照顧我,對於一個像媽媽這麼美

麗的女人來說,太不公平了。尤其當我自己開始明白男女之間的事,我更加愛媽

媽,十年來,多少個寂寞的夜,一個女人是怎樣渡過的呢?

  媽媽是寂寞的,她也需要人來安慰,需要有一個寬闊的肩膀來依靠。她守著

孤單,完全是為了我,她所愛的兒子。每次想到這些,我心裡總是湧動著一股柔

情,我知道我深深的愛著媽媽。

  也許是天生害羞,內向的我對媽媽的這種特殊的愛,我從來都壓抑著,放在

心裡,但是我知道,我心裡的慾望越來越強烈。其實我真想把媽媽擁在懷中,用

我的臂膀,給她修長的身體以堅強的依靠,我要做這個家裡的男人,讓這個家裡

的美麗女人不再孤單。

  我有些尿急,身上已經好多了,我感覺自己應該可以去廁所,但我怕驚醒了

媽媽,哎,先憋著吧!過了好久,我有些憋不住了,無奈之下,我試著慢慢小心

的起來,儘量不驚動到媽媽。

  但媽媽還是醒了,小手拍了拍額頭,睡眼朦朧的道:「小童,你醒了啊?媽

媽這一不小心就睡著了。你臉色怎麼這麼紅呀?哪裡不舒服嗎?」

  我焦急的道:「媽,快,我……我要小便,要忍不住了!」

  「啊?」媽媽反應過來了,她馬上蹲下從床底取出一隻白色的塑膠尿壺,迅

速站起後,揭開我身上的被子。當我感覺到小弟弟被小手握住了的時候,媽媽又

楞住了,呆呆的看著我的下體,竟然小臉通紅,不知所措了起來。

  我憋得難受,漲紅著臉連喊了兩聲:「媽,媽,幹嘛呢啊?」媽媽才回過神

來,尿壺口一湊,就把我的小弟弟塞了進去。同時,她轉過頭,嬌羞溫柔的對我

道:「小童,你真長大了,成男子漢了!」

  我舒爽的方便了之後,躺在床上,媽媽坐在床邊,雙手托著下巴,若有所思

的看著我,臉色潮紅一片,不知在想著什麼。

  我被媽媽熾熱的眼神看得心有點慌亂:「媽,想什麼呢?你也累了,來,你

也躺到床上來睡吧!」說著便往邊上靠了靠,留出半張床的位置,看著媽媽道:

「媽,來呀!發什麼愣呀?」

  媽媽回過神,沒說什麼,滿臉通紅,扭扭捏捏的側躺在了我身邊。我把被子

往媽媽身上一蓋,忍著身上的痛,側過身子跟媽媽相對,手有些顫抖的摟著媽媽

的蠻腰。

  我深情的望著媽媽,媽媽可能也感到了我眼中的情意,眼角微微有些濕潤。

讓我熱血沸騰的紅唇。近距離細看,歲月還是在眼角留下的細微皺紋,但是更增

添了成熟的美,顯得更性感,大眼睛水汪汪的,更是楚楚動人。

  媽媽也看著我,眼裡充滿了柔情與疼愛,我們凝望著對方,媽媽突然有些情

不自禁地把我摟在她懷裡。我激動不已,已經有多少年沒感受過媽媽懷抱的溫暖

了,我哭了出來。

  媽媽溫柔地摟著我,輕輕的拍著我的後背,柔聲在我耳邊道:「童童,怎麼

了?」

  我哽咽著道:「媽,我愛你!我好愛你!」媽媽聽後緊緊地把我擁在懷裡,

雖然摟得我身上有些痛,但是那都不算什麼了。

  我們靜靜地相擁在一起好一會兒,媽媽那性感的嬌軀緊緊地貼著我,我的下

身竟然來了反應,而且很強烈,直愣愣的頂在媽媽那黑色絲襪包裹的大腿根上。

  媽媽似乎也感覺到了,輕輕的拍著我的後背嗔道:「你這小壞蛋!」

  「媽,你……你不是說我哪裡難受了就跟你說嗎?我現在就好難受。」我說

完以後不敢看媽媽的表情,羞愧萬分的把頭埋在媽媽挺拔的胸部。

  媽媽沒有說話,似乎是在想什麼,我感覺媽媽碩大的胸部起伏得愈發厲害。

  終於媽媽摟著我的一隻手動了,很慢,很慢,順著我的後背一直撫摸著,向

胯部的方向而去。媽媽的手好像帶著電流,叫我渾身酥癢,我的小弟弟更是脹得

厲害。當我感覺到媽媽的小手已經握住我粗大的陰莖的時候,我激動得都不知道

該怎麼呼吸了。

  細嫩的小手開始慢慢地擼動,我感覺自己整條肉棒都在抖動著,龜頭脹得發

痛。媽媽輕柔地擼動著我的肉棒,另一隻手用力地摟著我的頭,讓我的臉更緊密

地跟她胸前雙峰擠在一起,媽媽「砰砰」的心跳聲,我聽得更加真切了。

  媽媽粗重的喘息著,發出了似乎呢喃的聲音:「童……童,童,你那裡……

真大!」

  雖然媽媽細嫩的小手叫我我舒服得雲裡霧裡,但我還是渾身燥熱難耐,我一

隻手不受控制地撫摸著媽媽那讓男人瘋狂的臂部,那圓滑碩大的屁股似乎有著驚

人的彈性。

  我有些膽怯的擡起頭,想看看媽媽有沒有生氣的表情,但我發現媽媽正在微

閉著眼睛,滿臉沈醉,很享受的模樣。媽媽似乎發現了我在看她,張開了水汪汪

的大眼睛與我對望著,大眼睛裡面似乎還燃燒著火焰,呼吸越來越急促。

  突然媽媽向我吻了過來,滑嫩的小舌頂開我的牙齒,如蛟龍入海般的在我嘴

裡攪動著。我感覺時間似乎停止了,這甜美的吻似乎融化了相擁著的我們。

  我們的舌纏繞著,媽媽細嫩的小手開始加快了擼動的速度,我的手沿著媽媽

的纖腰再向下,緩緩地撫摸著媽媽渾圓的臀部。

  終於在媽媽小手快速的擼動之下,我下身噴湧而出一股股的濃厚精液,雖然

只是媽媽的手,但我感覺我的噴射量真是史無前例的,並且是最舒爽的一次!

  我們緊緊地相擁在一起,過了好一會兒媽媽柔聲道:「感覺怎麼樣?」我羞

愧得不敢看媽媽,直把臉往被子裡埋。

  媽媽輕輕拍打了我一下,風情一笑道:「小壞蛋!怎麼出來那麼多?別亂動

了,我給你清理下。」

  媽媽溫柔細心地幫我擦拭著,那細心的動作每一下都觸動著我的心。就在這

時媽媽的手機響了,媽媽看了看電話,向我示意了一下就拿著電話出去了。

  媽媽好像不想叫我聽到,但我還是隱約的聽到媽媽說:「不行!小童還沒睡

呢!」我心想,這是誰找媽媽啊?現在都十點了啊!

  不一會兒媽媽來到我床邊,柔聲道:「小童,睏了吧?好好睡吧!媽媽要出

去一會兒,很快就回來的。」

  我看了看牆上的鐘錶,道:「媽,現在都十點多了,你要去哪呀?」

  媽媽有些吞吞吐吐的道:「嗯……啊,你胡阿姨啊!她給我來電話了,在酒

吧喝多了。我挺不放心的,把她送回去我就回來,很快的。你乖乖睡覺好不?」

  我有些釋然的道:「噢!胡阿姨啊!呵呵,她怎麼老喝多啊?我沒事的,媽

媽你去吧!畢竟你們是好朋友。」

  胡阿姨是媽媽為數不多的一個好朋友,其實我是不怎麼喜歡她的,因為她老

是冷冰冰的一副面孔,有時候看我的眼神叫我很不舒服,但她畢竟是媽媽的好朋

友,我不能表現出什麼。

  媽媽拿起包,在我臉上輕吻了一下,柔聲道:「小童真懂事!媽媽很快就回

來。」

  「嗯!媽,我等你,快去快回!」

  其實我知道媽媽騙我了,百分之一百的騙我了,因為跟我說話的時候,媽媽

眼神閃爍,不敢看我。

  媽媽為什麼騙我呢?媽媽難道是去跟人約會?一想到媽媽是去跟人約會,我

的心便「怦怦」的跳起來。我甚至嫉妒起來,媽媽竟然拋下我去跟人約會?不會

的!絕對不會的!那媽媽為什麼要騙我呢?這個時間出去幹什麼呢?

  我躺在床上心潮起伏、胡思亂想,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深夜十二點了,媽媽還

沒有回來!我艱難的起來,翻找出我的手機,開機一看,有幾條短信,都是菲菲

寄來的。

  第一條是:「童,睡了麼?我睡不著,想去看你,我爸不讓。你真的就不理

我了嗎?」

  第二條是:「張童,我告訴你,你別跟老娘過份了!你等著,看我怎麼收拾

你!」

  第三條是:「童童,我難受!你別這樣好麼?大不了我向你賠禮道歉,好不

好?」

  我沒有心思去理會這些短信是什麼意思,我撥通了媽媽的手機,但是我失望

的聽到機械式的聲音:「你所撥打的用戶已關機,或不在服務區內。」我又沒胡

阿姨的電話,這可怎麼辦呢?

  我突然衝動的想出去找我媽媽,但是我的身體告訴我,那不行!再說,我去

哪裡找?我只能流著淚,委屈的躺在床上,任由寂靜、孤獨的夜撕扯著我幼小的

心靈。




相关推荐:

网站地图